逍_飞

咸鱼,慎关

【瓶邪】在吃鸡的边缘来回试探 上

-《来啊,一起炖鸡》后续

      沙雕前文请戳这里👇

  张海客这家伙太猴急了,不停地发微信催我。我只好一边吃着鸡一边跟他吃鸡。

  登录游戏需要输入用户名,我就打算顺手用微信名“邪说”作为老子在刺激战场的响亮名号。邪说,真理的反义词,以此凸显我的逼格。结果系统显示该用户名已被注册。

  妈的,肯定是张海客那孙子。

  我又实在不想换名字,想了想,在“邪说”后面添上了几个数字。页面显示登陆成功。

  一进去就看见张海客双排的邀请,我点了接受。果然这家伙抢了我名字。他打字问我选什么地图,我心说老子一个图都没玩过选个蛋啊,让他随便挑一个。

  张海客把三个地图都勾上,开局后随机抽到了雨林图。这家伙发了条快捷消息:

  [请打开麦克风交流]

  开个屁。

  [请打开麦克风交流]

  [请打开麦克风交流]

  [请打开麦克风交流]

  你他妈的。

  我把麦克风打开,几秒之后听到了他的声音。

  “‘邪说2370’??你这名字够骚的。”

  他妈的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盗版占了老子的名字,我用手里的苹果砸他。

  张海客一本正经地说让我跟着他,滔滔不绝地又给我讲了一大堆游戏规则和技巧。还让我不要擅自行动,一切听他指挥。絮絮叨叨地没完没了。

  我赶紧打断他,说老子又不是没玩过枪战类的游戏,这个游戏的攻略视频也刷到过不少,谁带谁吃鸡还不一定呢。

  张海客“啧”了一声,不说话了。邀请我跟着他跳伞。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接受。心说你他妈就等着跪下给老子唱征服吧。


———tbc————

有想看他俩吃鸡后续的朋友吗?欢迎来评论区催更我🌚


【瓶邪】来啊,一起炖鸡

   -《超皮张海客在线催债》后续

       前文请戳这👇

    事实证明,张海客永远是最骚的。

    大概四五天之后,快递就到了。张海客顺利地解了锁。妈的,想起来还是很气。

  在某些方面我跟他确实很像。比如拿到新手机之后就会立马发朋友圈炫耀一把。这家伙配了一张自拍,穿着一件他自以为帅气非凡的套头衫,但我看着真的像是老年秋衣。自拍也是迷之角度,45度角俯视屏幕,还特意把脖子上的纹身给漏出来,啧,那眼神简直令人心肌梗塞。骚得没眼看。

  我知道我的脸好看,但也不是这么用的。妈的,说不定这家伙曾经用我的脸去装文艺勾搭过小姑娘,也许还有更过分更不要脸的事情。我突然想起他很久以前的“我想干什么都可以,反正这是你的脸”的可怕言论。

  狗日的,老子的俊脸啊。我不要面子的吗??

  这时候收到他微信:

   [新手机收到了,很棒。人脸识别简直不能更赞。]

  我秒回他:

  [呵呵,你开心就好。不过同是一张帅气的脸,怎么到你那就土low土low的了?老子的逼格哪去了!!]

  张海客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包,然后问我吃不吃鸡。我一开始是懵的,后来反应过来这是一个非常火的游戏。

  我问他:[你还会吃鸡?] 

  显然一语双关,不知道他看没看出来。

  张海客:[我不光会吃鸡,我还会炖鸡。味道特别棒,要不要爸爸教你?]

  我突然合时宜地想起了闷油瓶上次尝试做小鸡炖蘑菇,那宛如灾难般的场景,赶紧摇了摇头停止回忆。

  [来啊,一起炖鸡。]

  中午十二点,午饭还没着落。我瞟了一眼胖子今早刚买的乌鸡,毛已经拔过了。

  真是令人心动的邀请。

  张海客提了个要求,他教我炖鸡,我陪他吃鸡。于是我一边下载游戏一边在厨房听他指挥。张海客提议开视频通话全程直播教学,被我拒绝了。

  不得不说,这家伙不仅在如何恶心吴邪、如何自黑无下限,啊不,是黑我无下限等方面造诣深厚,还是炖鸡的一把好手。

  我看着锅里咕嘟咕嘟滚着的鸡汤,使劲嗅了嗅,不闻鸡香但觉鸡鲜。于是尝了一口,味道确实格外鲜美,赶紧手动把他的秘方给悄悄记下来,下次可以让闷油瓶试试。

  在等游戏更新加载的时候,鸡做好了。我尝了几口鸡肉。靠,虽然不想承认。不过这鸡是真鸡儿好吃。我看了看外面,闷油瓶出去巡山离回来还早,胖子在村头麻将室里奋战,估计一时半会也不回来。

  张海客问我好了没有,我说让老子先把鸡吃完再说。

   


【瓶邪】超皮张海客在线催债

  -脑洞大开的沙雕产物


  虽然不想承认,但张海客在“如何恶心吴邪”这方面确实造诣很深。


  看着眼前视频里骚气十足甚至还不时抛媚眼的张海客,我才确确实实地意识到我犯了一个错误,非常非常严重的错误。


  事情还得从上个月说起,那天闷油瓶出去巡山,没带手机。其实他一向不怎么使用电子产品,除了我和胖子以外,他每天说话的人都很少。


  唯一会找他的也就是张家遗民小张哥和张海客。那俩贼心不死,隔三岔五就给闷油瓶发微信汇报他们最新又想出来的张家复兴大计和感人肺腑恳求族长回来的内心独白,动情处看得我几乎都要潸然泪下。


  可惜闷油瓶几乎没怎么回复过。


  那天我正百无聊赖,看见张海客又一次发来的感人演讲,突然玩心大起。


  “一万三。”我模仿闷油瓶的口吻给张海客发过去,还细心地加上了句号,看起来更有闷式风格。


  张海客立马会意,也没问原因。大概两秒钟之后,我就看到了支付宝转账的短信,顺便确认了一下小数点。


  妥了。我的iPhone XS Max妥了。


  张海客还以为闷油瓶终于想通了,接二连三地发消息,我回了句“知道了。”就关了手机再没理他。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县城,中午时已经用上了新手机。想不到有朝一日我也有了和资本主义花比肩的资本。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我果断发了朋友圈,还顺便艾特了小花。


  没过多久底下就全是“资本主义邪”之类的评论,小花表示这没什么,顺便催了一把债。我回复他一个微笑的表情。


  然而我一时高兴过头,忘了开屏蔽。于是敏锐如张海客,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从此我又多了一个债主。


  这老小子知道我对我们俩相貌上的渊源很深,并且充分利用这一点,从多个方面给我施加压力。


  我一直自诩为佛系青年,微信头像专门换成了一片空白,还特地给闷油瓶弄了个全黑。


  张海客为了膈应我,把头像和名字都换得跟我一模一样,朋友圈也修改了一下,背景和内容都换了换,弄得像我的克隆账号似的。


  更过分的是这家伙连我朋友圈的自拍都不放过,硬是拍了张跟我拍照姿势都一样的照片发上去。那几个一度以为我俩又开发出了什么新玩法。


  我又把头像改成了海绵宝宝,给闷油瓶的换成派大星。结果张海客立马换成了章鱼哥。


  最过分的是打游戏的时候,他都要换一套跟我一模一样的衣服或者装备。


  行吧,是个狠人。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没怎么在意。


  张海客见疯狂模仿我这招作用不大,于是变本加厉,发了很多造型奇特表情奇葩的自拍和小学生水平的文字放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


  我每个都点进去看了看,感觉节操都碎了一地,形象也毁得一塌糊涂,不管是我的还是他的。反正也没什么区别。


  但是,我,吴邪,道上的传奇人物,绝不轻易低头。


  张海客发了一个新视频,就在刚才。这家伙与时俱进又聪明睿智得很。我好奇地点进去,全是张海客对着屏幕搔首弄姿,尽显妩媚之态的大型辣眼睛场面。强烈的求生欲使我又退出来。


  视频的每一帧都令我绝望,偏偏转发量还居高不下,光是黎簇那小子就疯狂转发了十几次。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张海客干的,但丢的是我的脸啊!妈的。


  真香。我打算放弃挣扎了,飞快地给张海客发了条 “停下,我把iPhone XS Max给你抵债”


  张海客秒回“ok”,我发了三个微笑的表情


  当天下午我赶到邮局,亲手送走了陪伴我还不到一周的新手机。


  顺便把指纹解锁换成了人脸识别。


  

【瓶邪】暗恋

-学生时代瓶邪

-私设多,ooc慎

  

  多年以后,当解雨臣无意间翻到那早已泛黄的日记时,突然真正地领会到:

 比暗恋更傻的,是双向暗恋

  

-

吴邪是浙大建筑系的高材生,土生土长的杭州人

江南地区养人,吴邪吃了二十多年杭州菜,出落得亭亭玉立,啊不,是温润如玉

他的朋友胖子经常打趣他,说他是天真无邪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吴邪为此没少跟胖子拌嘴

吴邪有两个发小,一个是小时候被当成是女孩的解雨臣和真的是女孩的霍秀秀

三个人从小学开始就在同一所学校,一直到大学,友谊长存

个屁!

那俩可没少坑我!吴邪心想


-

现在是xx年3月5日的下午两点

刚吃完午饭的吴邪看着面前认真学习的张起灵,觉得有点不妙

临近元旦,这两天学校搞联欢会要排练节目,身为学生会会长的张起灵自然是得全盘负责,吴邪本来不喜欢参加这种活动,为了更多接近张起灵(划掉)他还是来了

好在他俩都是同一个社团,理由充分,吴邪搓着手暗自高兴

今天的排练比较顺利,两人早早完成了当天任务,来到图书馆一起自习,做奋发图强的新时代好少年

怎么可能!吴邪冷笑,张起灵坐在对面谁还专心学习得下去

他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随意拿了本书就坐下来,翻开之后也完全看不进去,脑子里想的全是有的没的

吴邪

张起灵忽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被叫的人猛然回神,反应过来后有些窘迫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小哥,我刚才有点走神”

张起灵没再说什么,低下头接着看书了

吴邪自知跟着学霸出来肯定还是得学习的,他这才好好去看自己随意拿的那本书:

《资治通鉴》  

张起灵是历史系的,吴邪突然想起来


-

吴邪一直不知道,在他走神的时候,张起灵也没有在专心学习

只不过他手机铃声开了静音

黑瞎子:嗨哑巴!今天跟你家那位进展怎么样了!电影怎么样?

张起灵:在图书馆,他好像状态不好

黑瞎子:……

黑瞎子:我不是说让你俩去看电影吗,你约他到图书馆?你怎么不约他去教室上课呢?

张起灵:下次试试

黑瞎子:……

黑瞎子:你刚才说他状态不好?

张起灵:他一直心不在焉

黑瞎子:礼物送了吗

张起灵:没有

黑瞎子:你跟他都说了吗

张起灵:没有

黑瞎子:……

黑瞎子式摊手苦笑.jpg


-

“一见面就得尴尬症,不见面就得相思病”

某天下午,解雨臣听完吴邪的长篇大论之后,玩着手机头也不抬地说  

吴邪在一旁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是这样,花呗说的没错

嗯? 解雨臣忽然抬头眯起眼睛

解总说的太对了!吴邪连忙改口,乖巧坐好

依我看,你就是喜欢那张小哥 解雨臣又接着低头玩手机,说得轻描淡写

吴邪本来还在心里悄悄地吐槽他,一听这话就愣住了

小花看人一向很准,他既然都这么说了,说明我真的喜欢男的?没可能啊,虽然没谈过恋爱,我也是个钢铁般的直男

不过如果是闷油瓶的话,好像还是有可能的

吴邪想起那天下午在操场上看见张起灵坐在台阶上看书

微风拂过,张起灵坐在那里,和所有夏日的关键词一起

他真的很喜欢眺望远方

六月的阳光下,吴邪正偷看张起灵的侧脸,不忍过去打扰

他好像突然有些明白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了

  

-

吴邪进了门就迫不及待地放下箱子,先拆开了那封信

他没想到张起灵居然会记得他的生日,更没想到张起灵居然还送了礼物给他

标准的牛皮纸信封和工工整整的署名,一丝不苟,是张起灵的风格

他盯着信封上那几个字,几乎要把纸给看穿

闷油瓶的字还挺好看,特别是把自己的名字写得格外好看

干脆以后就照着这两个字写名字好了,吴邪心想,等我发达了得给他付签名设计费


-

吴邪一直记得那个炎热的夏日,那时候还在上高中

六月中旬连空气似乎都是灼热的,班里都说女神霍玲要去给张起灵表白

张起灵的名字响亮得很,一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不仅成绩拔尖,体育方面也相当出色

重点是张起灵长得也好看,淡然清冷,自然追求者无数,但他连跟人说话都很少,活脱脱一冰山酷哥

吴邪虽跟张起灵一个学校,但那时候也没怎么说过话,只知道他很少与人亲近,身边好像只有一个特别喜欢戴墨镜的朋友

提起黑眼镜,吴邪心里泛起黑色的阴影

尽管动机不是很明确,放学之后吴邪还是跟着胖子躲在楼梯后面偷偷看,心里莫名地砰砰直跳,比自己被告白时还紧张

吴邪心里一咯噔

霍玲今天特地换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像小公主似的盘着头发,光彩照人

他眼睁睁地看着好看的班花姑娘进了高二一班,只剩张起灵一人的教室

他仿佛看见了霍玲红着的脸、被递出去的情书还有不知怎样想象的张起灵面瘫脸上罕见的笑容

吴邪心里又一咯噔

然而这些都没有发生

现实是他只看见了哭着走出来的霍玲和她怀里抱着的原封不动的礼物

傻子都能猜到结局了,哎,吴邪长出一口气,不知是庆幸还是叹息

过了一会儿张起灵也走出来了,下楼时轻轻瞟了吴邪一下,目光不冷不热的

吴邪至今也不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他那一眼看得浑身一激灵


-

张起灵发来短信:?

吴邪心里吐槽这闷油瓶话说得也太简略了,还好自己多少会一点闷语,不然可能真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很喜欢,谢谢小哥!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的生日 吴邪飞快地回了短信

张起灵看着手机屏幕,嘴角微微上扬,他想起今天下午在图书馆,吴邪离他那么近,近得他能看见他脸上的绒毛

他看见吴邪脸上的汗珠,顺着脸颊两侧的线条,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最后悄无声息地落在桌子上

他满脑子少年那意气风发的模样,连白衬衫的衣摆都是那么飘扬,心情也莫名地雀跃起来

张起灵想,也许他明白了黑瞎子说的,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

“原来你那么早就喜欢我了,”吴邪轻轻笑着,“我那会儿还老觉得你不会弯呢”

张起灵无奈地叹了口气

“其实只有你不知道而已”

你一笑我高兴很多天,你一句话我记得好多年

黑瞎子在旁边吹了个口哨,喊道:“Yo! 这,就是暗恋!”

胖子满脸愁容:“都怎么了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今天又拉出来再秀一把?你俩回望过去展望未来呢?”

解雨臣合上手里的本子,看着面前的几人,心里感慨万千,总结了一下:

吴邪太迟钝,张起灵是真闷骚,黑瞎子神助攻(?  

  

Fin.

感谢观看



【瓶邪】远行客

-短篇一发完


——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0.


如是闻,转轮镜本非台菩提无叶落




1.


殷红的液体缓缓流淌,血液逐渐干涸,在地砖上留下猩红的可怖印迹


那些模样只有十几岁的孩子躺在血泊里,七零八落,毫无生气


他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和他一起下来的没有父母的外家孩子,就是那些人眼里放血的工具


同伴们都因失血过多而死去,自己差一点也是这样的结局,活着是好的,死了或许也是,他并不能明白其中的差距


他有时觉得生活是囚笼,是炼狱,充斥着不绝的凄厉的哭声,那些人眼底流露着冷漠


他的人生没有意义,是一场幻象,不知为何而活,也不知何时死去

阳光也无情




2.


张起灵不能完全理解自己的行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身为张家人,本不应产生太多情绪


,但自己确实已经在吴邪身上投入了过多不必要的精力,比如这次告别


他明知道这样做,事情都不会有任何改变,也早已预料到了之后可能发生的一切,但他还是去了杭州,为了见吴邪一面


唯一没想到的是吴邪竟然会真的一直送他到这个地方


而现在,他看着吴邪还没完全舒展的眉眼,为这百年来从未出现的情绪感到无措


决绝的命运留给他最艰难的选择和最不愿面对的结局,但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也许是好的,吴邪本就应无邪,十年足够他忘了这一切


张起灵看了吴邪最后一眼,转身走进青铜门,断了与世界的最后联系


他本远行客,一生漂泊


  


3.


吴邪从梦中惊醒,已是深夜


他起身坐了一会儿,披上衣服,推开房门走到天井那里


吴邪在石像旁盘腿坐下,熟练地点火,那短暂的光照亮他的脸,很快又熄灭,他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满身寂静


氤氲的烟气弥漫开来,缭绕不绝,像是在寒冷的夜空中液化成的水雾


无数个夜晚,他也是这样坐在石像旁,不厌其烦地勾勒推敲着那个宏大复杂的计划,现在终于快要到了完成的时候


这一次,命运的棋局由他来操纵,羊和牧羊人总要有个结局


吴邪越发觉得藏地的天空迷人至极,连夜晚也是如此


他抬头仰望四周,看着天上灿烂的星星,那些散落在无垠宇宙中的尘埃,几亿光年外的遥远天体


远处连绵的雪山亘古长存,静默地凝望着一切,他正在千山之巅一人独赏此景


怪不得连张起灵都说记得这里的天空,吴邪心想


他也会一直记得这里的天空,还有那个于风雪中踽踽独行的人


  


4.


张起灵坐在篝火旁,用眼神细细描摹着吴邪身上的每一道伤疤,光是脖子上那几乎贯穿两端的刀痕就足以令他心惊


这十年给他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他能感觉到吴邪的变化


使人成长的从来都是经历,并非岁月,他不敢去想吴邪在他不在的时候都经历了些什么,但一定不会是什么好的经历


而他自己也有了一些变化,十年的时间足够他想明白很多事情


所有情绪都在吴邪睁眼那一刻很好地隐藏于心底,张起灵清楚地从吴邪眼里看到欣喜,像是暗夜中烟火忽地燃起


“你老了”


仅此一句,吴邪就明白,张起灵没忘了自己


只此一句,十年间所受的一切苦难都烟消云散


故人归来,终有第十一年


 

5.


十年前,九死一生,扑朔迷离,于险象之中环生


十年后,隐居山林,农禽百草,一切尘埃落定


院里有精耕细作,院里有诗酒花茶


他前半生是张家的张起灵,后半生是吴邪的闷油瓶


  


0.


莫问尘,归期我替你记得






Fin.




感谢观看








  


  


  

太太画了我点的梗!开心到爆炸!💥

怪生音:

点梗的图, @逍_飞 民国风的吴邪,话说老吴在门口睡觉不会挡路吗。其实我还想画一张还是这个场景但是是夜晚老张提着灯站在门内看着那个位置(那个位置已经没有吴邪了,院子也是破破烂烂)。其实也是蛮久之前就打了草稿一直没完成,之后会陆陆续续地画点梗的了